正在阅读:对话OPPO项目总监,深入了解OPPO未来科技探索之路对话OPPO项目总监,深入了解OPPO未来科技探索之路

2021-12-16 18:34 出处:PConline原创 作者:Leo君 责任编辑:liuyongtao

       2021年12月14日,OPPO在深圳召开了OPPO INNO DAY科技未来大会,并在大会上发布了两款产品,他们分别是OPPO新一代智能眼镜-OPPO Air Glass以及OPPO首个自研芯片马里亚纳 X。两款对OPPO有着极具意义的产品也激发了各路媒体的强大好奇心。因此大会结束后,OPPO也召开了媒体采访,由OPPO芯片产品高级总监姜波以及OPPO XR技术总监徐毅共同解答媒体所提的问题。

       媒体:姜总您好,您刚才讲算力的时候也是和友商进行一个对比,但是友商的NPU和SOC都是自己做的,OPPO的NPU跟CPU跟GPU是怎么协同的,尤其自研SoC芯片因为有好几家,OPPO怎么去进行协同(SoC和协处理器)的?

       姜波:其实我在我的PPT里给大家说的是一个NPU对比NPU,只是NPU,从范例来讲我们因为坦白说也是把友商当作一个标杆,做了一个简单的对比。您刚才说的友商都是自研的,其实我们的马里亚纳 X 也是自研的。坦白说市场上的NPU可以获取的功能IP很多,它不像CPU和GPU,CPU可能除了OPPO大家都是在用arm的CPU架构。

       第一,NPU应该去做特别重要的,在手机上应该用来完成计算影像的处理,因为计算影像其实是对算力在各种应用下算力要求最高的一部分,所以专芯专用或者优化的方向应该是这个方向。这是我们提出来的一个观点。

       第二,谈到是说应该怎么做。应该根据应用场景真正把它的有效算力释放出来,所以它的能效是跟应用场景相关的。因为做一个通用型的NPU,其实它很难聚焦某一个应用场景的,但是作为OPPO来讲,我们是终端厂商。我们更明白,用户痛点在哪,用户场景的价值点在哪。所以我们会根据这个应用场景去相应的设计我们的硬件架构,去提升它的相应的能效比,换句话说提升有效算力。其实我在演讲图片里面对比的最高算力,那个最高算力在手机NPU上去堆的话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你把芯片面积逐渐加大就好了。但是芯片的能效真正要做到这么高是非常大的挑战。

       另外一个问题是如何协同SoC。马里亚纳 X它本身是影像专用NPU,它是要跟SoC的主平台去协同的。非常简单一个原理,我从相机传感器进来最原始的数据,通过马里亚纳 X去做处理,在处理完之后,再把更好的处理过的数据送给SoC。比如说我们谈到的HDR也好、降噪方法也好,其实这些我们不需要工作在SoC主芯片里面再去做了。从整个影像的链路来讲,从传感器干起到马里亚纳 X,再到后端通用平台整体的影像质量提升才是我们的目的。

OPPO芯片产品高级总监姜波

       媒体:为什么称其为影像专用NPU,是不是给它预留其他的方向?

       姜波:直接回答因为这是一个比较专注在,应该是个完全专注在影像处理的专用NPU,所以它其实并没有考虑其他应用场景,基于这个应用场景下是不是还有一些拓展一些基于影像的专用的场景,这个我觉得是我们也会考虑的一些方向。比如说大家现在在手机上,您有一个功能之后,我有了硬件基础,在上面通过更新的训练网络,是不是有些在影像方面专用的应该说功能,我可以进一步再拓展,我想这是接下来我们可以去看的。但目前马里亚纳 X是聚焦在影像方面

       其他的产品您说的是指手机之外的产品吗?目前来讲我们还是聚焦在手机上,您提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当有一个好的NPU的时候,应该把它用在其他领域,因为跟影像相关,这个很大地方取决于OPPO的终端团队将来的产品计划,目前聚焦还是在手机上的影像。

       媒体:我问一个关于芯片产能的问题,因为芯片咱们用的是台积电的6纳米的工艺,说了流片比较顺利,但是我们知道全球都有一个芯片荒,我不知道咱们的芯片在台积电那边的产能是否顺利?以及包括像封测厂这边的整个全流程上会不会,因为如果咱们想大规模在后续的产品终端中采用这个芯片,是不是会受到这部分的牵制?如果万一受到牵制的话,咱们OPPO有没有有些准备的预案?

       姜波:这也是好问题,我本身在马里亚纳这个组织里我就负责跟这些RPN的合作。您说的这些问题从我们做芯片的第一天开始,在流片之前,我们产品的focus 到number这边就已经有蛮系统化的规划在里面。因为毕竟我们有自己的终端团队,我这边会从终端团队受到相应的量的算是一些预测吧,这些预测我们也通过我们的消化和理解,准确及时地跟上游的供应商非常好的协调,您谈到这个事情我个人现在看的话,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

       媒体:前不久高通它也新发了新一代的移动处理器,集成的ISP号称做到了18位,比传统的14位的数据量大概增加4096的倍数。因为sensor的位数现在手机上可能一般用的是12位,有请教过一些图像专家,他们说可能18位基本上就接近极限了,再提升意义不大。所以我想姜总谈一下怎么看这个看法,您增加的这个2位,一个是增加数据量怎么去高效低功耗的处理。第二个是比如说跟高通比,增加这2位它的收益是在哪里?是在动态范围或者是?

       姜波:您谈的一个问题是叫HDR这个融合的问题。其实这是两个概念,因为Camera sensor的位数跟HDR融合的位数不是直接相关的,严格来讲,比如说我通过类似这种,其实我不是同一帧,我通过多个帧去融合,到最后做fusion才出来一个HDR,它本质上来讲是个叠加的关系。叠加的时候你可以把它错位,比如你这是10Bit,如果你把它错开4bit,你总共这叫14Bit的HDR融合,我说的这个是最大的,它的整个Bit位宽最宽的地方是20Bit,也就是说你最后做HDR融合的时候不管你怎么样融合,最后你做出来的位宽20Bit,所以这个效果不一样,跟sensor那个位宽不是同一个概念。您说的效果因为我不好评价友商,但您看我们展示的具体的一些视频demo的效果其实可以看出来。

       至少我从报道上来。就是之前谷歌发布的Tensor是19Bit,我们现在看,我们做一颗芯片,我们把它定义成HDR的新标准,我们就认为20Bit就是手机将来HDR高端手机上后面新的标准,今天在我们马里亚纳X出来之前高端就是18Bit,我们认为20Bit就是新的标准。

       媒体:我们看很多厂商之前在做AR或者VR,今天看到了一个跟我们预想不太一样的东西或者一个简单的相对增强的眼镜形态,OPPO为什么要做这样形态的产品?现在很多大家在谈元宇宙,从OPPO的角度来讲您认为是个炒作还是个方向?

       徐毅:谢谢您的问题,这个问题可能分为两部分,一个是我们对于OPPO Air Glass形态的选择。您刚才也谈到有很多厂商在做这个事情,我们是非常欢迎。我觉得这个行业一定是要大家一起来做才能推动行业往前面发展。

OPPO XR技术总监徐毅

       至于OPPO Air Glass的形态,其实这个形态是我们刚才也提到我们在过去两年的INNO DAY都曾发布过AR眼镜,在INNO DAY第一年我们发布的是一体式的。那个时候我们更多的是积累了know-how,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理解了AR这个东西,我们要做些什么东西,然后它是怎么做的。在去年我们其实在研发过程中针对第一代的这种可佩戴性不太好的体验,我们做了针对性的改善,又推出了我们分体式结构的形态,用手机来进行提供算力和电池,然后能够起码方便用户佩戴。

       今年我们在去年的基础上我们觉得还是不够满意,我们觉得还是戴不出去,我们希望真正能够给用户提供一个能够戴出去,真正是易用有功能的眼镜,所以最终OPPO Air Glass选择这样一个形态。我们最后在里面的设计理念希望通过一种非常简洁的方式把信息快速地带给用户。最终我们把它精简成目前的形态,那就是说这其实是根据我们过去几年的一个积累,然后在无论是硬件,还有是用户的需求,从几个角度我们推导出来最后我们决定做这样一个形态。大概是这么一个状态。

       媒体:AR眼镜这类产品OPPO认为最大的难点在哪?在C端这类产品现在并没有一些太好或者说无法取代的应用出现的情况下,OPPO是不是未来更多把这类产品往B端去走?

       徐毅:我们认为AR眼镜整个品类它的难点在哪里。我觉得最大的难点还是在于应用的生态,刚才您也谈到题,其实是没有我们所谓的杀手级的应用,必须要的是什么,我觉得这是整个行业面临的问题。当然这里面也是因为我们的硬件不够成熟,整体来讲刚才我说到那几点,光学、硬件、感知交互的算法,这些都不够成熟。当这个成熟之后,我们有比较好的基础设施之后,我觉得我们会慢慢浮现出一些杀手级的应用。

       我觉得未来这些可能是其中的一项杀手级应用,目前来讲我们觉得还不到那个程度。但是我们非常愿意在这里往前,我们愿意在这个时间点推出这样一个产品,我们在一些应用上我们做了很多的尝试,我们觉得有些应用确实能够帮助大家,比方说导航,比方说提词器可能对高端商务确实有这样的需求,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举措也是来去培养用户习惯也好,去教育用户也好,希望大家一起来把这个行业做好。

       媒体:我曾经提出过入口级产品这个概念,所以对您的第三块入口级屏的非常感兴趣,第一个,您讲第三块屏这个概念讲了10年,2012年4月谷歌推出智能眼镜,一直没有爆,大家都看完是不是要等苹果来劈开市场。您刚才讲要有生态,要有杀手级应用。或者说从另一个角度从出货量,比如说不管XR也好,这个智能眼镜出货量达到什么级别这个事就像手表一样成了?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谷歌智能眼镜开始的失败,除了重、晕眩、不适,还有一个很大它遇到欧美比较苛刻的用户数据保护,我刚才会场比较少听到咱们XR这个眼镜用户数据的隐私如何保护,尤其在国家非常越来越严格的用户数据保护的措施。第三个问题在交互机制上有没有特别之处,因为人的眼镜,眼睛本来是过窄,眼睛不停眨眼,你交互机制上如果是个强交互,第一个比较累,第二个跟眼球本身的眨动有一个容错。

       徐毅:我简单回答一下三个问题,首先关于那么多年,谷歌从2002年开始到现在的出货量,我们可以简单对标一下同类XR的产品,有一些国际厂商今年可以达到几百万的出货量,甚至是要上千。这个行业的一个判断。我觉得到这个出货量之后,我觉得整个行业无论从开发者来说,还是整个行业都觉得它成了,我觉得智能眼镜可能也要达到那样一个程度才有可能说我们觉得整个行业起来了。当然这个我希望整个行业更多的玩家一起进来做这个事情,包括您刚才说到美国的大公司。

       另外一个关于隐私的问题,我觉得我们这个设备跟普通手机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不会带来额外的隐私的东西。它其实是个显示屏,通过一些手机上的传感器,实现的功能大部分都是我们手机上已经有的,包括导航,包括翻译,它没有一些额外的隐私上的额外需要担心的地方。

       您说的第三个交互上有没有一些独到之处,我觉得在交互层面我们有些思考,我们有一个观点,我们一定要拿一个比较成熟的交互来做一个产品,所以我们在这个上面我们的一个主交互,两个主交互,一个是比较轻薄很薄一条的触碰条,我觉得目前的交互方式是非常舒服的,比起一般的比如说笔记本电脑上的会舒服一些,它很容易用,因为它几乎是类似于一维的条,你通过几个简单的比较易学的,这我觉得交互是比较轻的,用户比较容易学。另外我们也实现了像投控的一些交互,这样在信息来的时候我们可以快速,比方说你可以去打开它。第三个我们在交互上的设计,非常重要,我们尽量避免信息的过载,我们不去不停地推送信息,我们只有把一些重要的信息在需求的时候才推送出来,这是我觉得在整个产品交互设计上非常重要的一个理念吧,希望这个能回答您的问题,谢谢。

       媒体:刚才你提到Air Glass处理器是骁龙的4100,该平台更多用在智能手表,包括一些儿童手表上,其实它的算力不是特别的高。我想问一下它是现阶段就是这个配置还是等明年上市的时候会有一个升级?如果它是保持这个配置不变,我可不可以理解OPPO把这个眼镜还是更多当作手机的拓展设备而不是独立的设备?

       徐毅:我觉得您的理解是正确的,我们对它的定义上也是比较明确,它是辅助现实,它真的是跟手机联动一起去当作一个配建来辅助用户的一些信息的提取。所以您刚才问到骁龙4100芯片,我觉得目前按照我们的规划应该还是会继续去使用这个芯片。

       媒体:第二个问题我看到AR眼镜的续航是10.5个小时,是挺长的续航,在续航的评测标准是在什么样的场景下它的续航是10.5个小时呢?

       徐毅:其实刘畅也提到。10.5个小时是我们认为的正常的用户的普通使用,因为我们不认为他会不停戴10个小时,他不会有那么长的使用,他肯定是间接性,需要导航的时候用一下,我们这10.5个小时是基于用户我们建立的用户的使用模型,通过他的正常使用配合我们充电桩,因为充电桩也是一个便携设备,充电桩给它进行一些充电,经过整个的流程我们可以测量下来大概是10.5个小时。

       媒体:我另外一个问题问一下姜波,可能也不叫问题,看你愿意分享。刚才我看您的演讲提到比较激动,我看了这么多年国产厂商发布芯片,不光是主讲人还是中间的工程师,都有一种悲情色彩,给人比较坎坷的感觉,如果你愿意的话能不能借助这个马里亚纳 X给我们分享一下一两个、两三个你觉得在这个过程中让你觉得非常艰难、非常困难的时刻到底是什么,让你有这样的情绪释放在今天。谢谢。

       姜波:谢谢,因为做芯片这个事情,因为坦白说我自己一个体会,叫做你要有时间,应该说有投入,有时间和钱的投入,很重要是人才,人可能是最关键的。应该说,因为我们是个相对来讲后来者,因为和传统的这些芯片厂商比,我们的建团的时间非常短,我们切入点又很陡峭的一条曲线,坦白说非常高。这里面给整个团队,包括我们做这些事情,可能每个团队成员从一开始来讲就承担了很多很多的压力,可以说,因为我们一开始对标的标准,就让这件事情很难。本质上如果做一个平庸的产品,简单做一颗芯片用上,这是相对容易的一件事。但是就我说的我们刚才谈到的NPU的处理,包括我们说SDR这个比特宽做出来的效果,我们谈的很重要的标志都是我们回到2019年我们去定这个规格的时候定得非常高的挑战,哪怕到了今天,坦白说最顶级的SOC还做不到。 

       还有算法的同事要跟做硬件的同事不停做迭代,如果有一个,而且是新团队,大家以前工作的背景也不一样,有时候你会面临一个新团队,如果这个算法和硬件配合不成功的话,硬件的人说算法的问题,算法的人说是硬件的问题,往往这个东西做不出来,或者你做出来之后你没法真正达到Tier1的水平。所以这些要说的事情,因为我是真的算是参与了从可能这个事情完全没有,到它出来整个过程,所以应该说感受到的工程上,尤其是我们的工程师,出于责任心,真的是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周末基本上把自己的时间都放在工作上,应该说牺牲很多。每个人牺牲都很多,参与这个事情的人。

       从媒体采访中可以看到,OPPO在自主研发探索未来的道路上,并没有想象中的一帆风顺。除了有过硬的技术科研基础以外,人才储备同样是一个关键的点。也希望OPPO在未来的科技探索道路上能够越战越勇,不断给消费者带来更多惊喜。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
加载更多
加载更多
加载更多
加载更多
加载更多
加载更多
加载更多
加载更多
最新资讯离线随时看 聊天吐槽赢奖品